央視財經丨開局之年訪央企:陳德榮透露“小目標”
                                                              查看:1241次 2021-02-23 來源:安徽長江鋼鐵

                                                              “十四五”開局之年,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財經節目中心重磅推出《開局之年訪央企》,對話中國石油、中國移動、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寶武、中信集團、國藥集團、中國鐵建、中國郵政、中國銀聯九家企業掌門人,暢談中國經濟熱點話題。

                                                              央視財經記者對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陳德榮進行了專訪。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于2016年揭牌成立,由原寶鋼集團有限公司和武漢鋼鐵(集團)公司聯合重組而成,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鋼鐵企業。

                                                              在“十四五”開局之年,中國寶武的發展重點是什么?鋼鐵行業又該如何實現高質量發展呢?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陳德榮對此進行了解讀。

                                                              陳德榮:

                                                              “億噸寶武”發揮集聚效應,引領中國鋼鐵業。

                                                              目前,中國寶武已覆蓋了板、卷、管、棒、線、型等全品類鋼鐵產品,2020年中國寶武粗鋼產量達到1.15億噸,實現了“億噸寶武”的歷史性跨越。

                                                              記者:2020年中國寶武的產量首次突破1億噸,這樣一個數字意味著什么?

                                                              陳德榮:我們成為全球最大的鋼鐵企業,實現了一個規模的引領,對中國的鋼鐵行業來說,我認為還是比較有意義的。因為過去多年,中國已經占了全球鋼鐵產量的一半以上,但最大的鋼鐵企業不是中國的,而是安塞樂米塔爾,我覺得跟中國在全球鋼鐵行業的地位不相稱,這么大的行業必須要有相應的幾家龍頭企業來引領。但是現在“十三五”實行下來,我們頭10家企業的整個市場份額只有36.7%,所以中國的鋼鐵業的產業集中度遠遠不夠,寶武率先達到這樣的規模水平,對整個行業來說可以起引領示范作用。

                                                              記者:實際上1996年,那時候全國的鋼鐵產量才只有1億噸,到現在一家企業的產量就能超過1億噸,這中間的變化證明了中國鋼鐵行業近幾年發生了很大轉變。

                                                              陳德榮:首先是因為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而高速發展的經濟,特別是中國投資拉動基礎設施建設,都需要鋼鐵作為一個強大的支撐,所以中國的經濟高速發展帶來強勁的需求。再加上這個行業本身是因為像寶鋼工程,當年這樣一個例子,以及20多年民營鋼鐵企業的崛起,推動了鋼鐵工業的大規模發展,從而實現了跟國民經濟的一個非常好的互動。

                                                              記者:在過去的2020年,實際上疫情對于不同行業都帶來了一定的沖擊,對于我們鋼鐵行業來說,帶來了哪些影響和變化?我們有哪些應對和調整?

                                                              陳德榮:我覺得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們整個鋼鐵工業影響還是比較大的。社會的市場消費減少了,對鋼鐵工業就必然帶來需求減少。我們如果多生產,就會帶來比較大的壓力。在疫情期間,我們發揮了國有資本投資公司作用,在整個長江沿線,從上海、南京、馬鞍山到鄂州、武漢一直到重慶,整個長江沿線都有我們的鋼鐵基地的布局,這樣就帶來一個互相的、保產的支持、網絡的協同。比如新冠肺炎疫情初期,很多企業因為物流不暢而出不去,比如武漢出來的產品,到了上海沒有碼頭給卸,我們到了南京,有南京的梅山鋼鐵幫著卸貨,到了上海有我們寶鋼的碼頭幫著卸貨,所以也保證了我們武鋼在疫情期間正常的、穩定的對外物流,從而保證了生產,所以這也體現了我們一個大規模企業協同性,發揮企業的規模優勢。

                                                              記者:除了疫情,實際上,去年整個鐵礦石原材料的價格上漲得也比較多,這個是不是也給企業帶來一定的壓力?

                                                              陳德榮:去年鐵礦石價格瘋漲,對鋼鐵行業的效益肯定有比較大的影響。比如去年我們鋼鐵行業整個的產量水平、營業收入創造了歷史新高,但是去年整個行業的利潤反而比前年下降了百分之七點幾,應該說效益影響還是比較大的。我們寶武去年利潤增長了32%,當然有一些是資本運作的因素,但我們去年也狠抓了內部的管理,提升生產組織的效率,通過效率提升,降低成本。

                                                              記者:中國經濟在全世界范圍內率先恢復,這是不是也帶來一定的機遇?

                                                              陳德榮:首先,得益于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中國經濟從疫情當中快速恢復出來,并且展現了非常強勁的發展后勁,這對于我們整個行業來說,未來的發展就充滿了非常大的希望和機遇。本身國內的基本建設,消耗了大量的需求。同時,從全球來看,國外生產比如家電的出口,民眾都宅在家里,家電的用量特別大,它自己國內的廠子又生產不出來,所以大量都從中國進口,帶來了我們出口的增長,帶來了鋼鐵這種基礎材料的需求增長。

                                                              陳德榮:

                                                              推進低碳創新,引領綠色發展,未來氫冶金比碳冶金更有競爭力。

                                                              記者:對鋼鐵行業來說,要迎接的另一個挑戰就是中國碳中和目標的提出。結合這個大目標,我們集團有沒有制定一個分階段的小目標?

                                                              陳德榮:前不久,我們提出了寶武在未來低碳綠色發展的路線圖和時間表。我們提出來,今年寶武要發布寶武綠色低碳路線圖,并且提出了2023年實現碳達峰,2025年要具備能夠減碳30%的工藝技術的能力,2035年實現減碳30%,到2050年力爭碳中和。

                                                              記者:要實現這樣的目標,怎么突破和解決?

                                                              陳德榮:第一,我認為隨著寶武國有資本投資公司的建設,我們在這些年進行了專業化的資本聯合重組,寶武體系內進行內部的生產線和基地的專業化分工,從而極致地提高生產效率,效率提高了,消耗就減少了,消耗減少了,整個單位產品的排放總量就下降了;第二,我們組建一個綠色低碳冶金的基金,來支持綠色低碳冶金的創新科技研發以及一些試驗的項目,這個項目以寶武為主出錢,現在有很多供應商、同行也愿意一起加入基金;第三,我們前幾年已經在布局,組建了一個綠色低碳的創新基地,在八鋼,就在新疆烏魯木齊,利用它的一些產能裝備做這方面的探索研究,應該說現在也取得了一個比較好的成果。另外,我們現在已經開始在做一些創新研究,比如高爐原來焦炭產生二氧化碳、一氧化碳,把一氧化碳捕集以后再跟氫進行反應,制成一個制成品,從而減少排放。

                                                              記者:要實現這種碳減排的目標,我們現在亟待補充的短板是什么?

                                                              陳德榮:工藝技術創新的問題。因為現在新能源制氫成本比較高,跟碳冶金在成本上面,還沒有辦法進行競爭。但是我覺得,一方面,氫的新能源的大規模使用以及成本的快速下降,比如太陽能現在上網只要兩毛錢了,我記得20年前要好幾塊錢。對未來前景我們比較看好,現在污染排污這一塊碳稅還沒收,如果未來二氧化碳排放就要付碳稅,現在歐盟有些國家都已經開始實行了,如果再加上誰破壞環境誰就要負責,那么碳冶金的成本就會提高,而氫冶金的成本就會下降。到最后,我認為在不久的將來,完全有可能氫冶金會比碳冶金更有競爭力。

                                                              記者:過去5年,也是我們國家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可以看到整個鋼鐵行業是在去產能的狀態下實現了一個脫胎換骨的過程,在壓縮掉過剩產能之后,我們目前是不是已經進入到了一個以兼并重組為主的優化升級的階段?

                                                              陳德榮:在“十四五”期間還要進一步提高產業集中度,堅決壓縮過剩產能,抑制新增產能的發展。這樣就進入到了一個存量的聯合重組的階段,其實一些具有一定規模的企業都在推動這項工作,大家也都看到這是未來發展的方向,可能也是一些比較好的企業的重大機遇。

                                                              記者:這最終會給整個鋼鐵行業帶來什么樣的變化?或者是說我們希望國內的鋼鐵行業變成什么樣?

                                                              陳德榮:我覺得集中度提高了以后,最后實現了一個相對均衡的狀態,這個時候大家會因為規模效率、資產效率都提高了,會更多關注通過創新來提高效率,提高整個行業的發展質量。

                                                              陳德榮:

                                                              鋼鐵行業要做到大而精,追求極致效率。

                                                              而實際上近年來,鋼鐵行業也在逐漸告別“傻大黑粗”,向智慧化變身。走進中國寶武寶鋼股份寶山基地冷軋廠C008熱鍍鋅智能車間,沒有傳統鋼廠的燈火通明,看到的是一間“黑燈工廠”。通過應用信息化技術,實現了行車無人化、物流作業無人化、3D崗位無人化,從而降低了能耗、提升了生產效率。

                                                              陳德榮:通過數字化、人工智能、大數據、互聯網來實現對一些傳統的產業生產流程的改革,從而大幅度提高管理效率。另外,從一個基礎材料變成一個高端材料,對整個國民經濟先進制造業的發展提供一個更好的支撐。我們現在也在開發,也進入到一些新材料的領域,怎么能夠使得鋼鐵強度更高?實現輕量化。我們也涉足碳纖維、鋁合金這些新的輕量化材料,把自己定位為一個綜合材料解決方案的供應商,以及從制造到服務的轉型,為我們的客戶通過服務來創造價值,鋼鐵本身創造價值,服務也創造價值,提高整個產業鏈供應鏈的效率。

                                                              目前,中國寶武在核電用鋼、航空航天材料、國家重大工程用鋼等領域完成了一系列關鍵材料開發與制造。汽車板品種全球覆蓋度最全、國內市場份額穩定保持第一,是全球首個能同時批量生產第一、二、三代先進超高強鋼的鋼鐵企業,也是世界上產量最大、品種最全、最具競爭力的硅鋼生產企業。陳德榮認為,未來鋼鐵行業要實現高質量發展,要做到大而精。

                                                              記者:國內的鋼鐵行業現在要實現這種高質量發展,您覺得我們現在在關鍵的核心技術領域和創新上,還有哪些亟待補充的短板和不足?

                                                              陳德榮:所有的不足短板,我認為首先,應該是在產品方面,我們還是有一些極少數的材料,在品種性能這方面還滿足不了,有一些甚至也成為了“卡脖子”的事;第二,就是我們最大的問題——綠色,因為作為這么大的能源消費的行業,未來的低碳減排綠色發展,是我們面臨的最大的挑戰。我們在做大的前提下怎么來做強?就要加大技術創新,通過技術引領做強,通過效率提升做優,再通過市場產業集中度的提升來做大。

                                                              記者:讓您給2020年的中國經濟寫三個關鍵詞,你會寫什么?然后為什么?

                                                              陳德榮:因為是“十四五”開局之年,第一,我認為創新,因為中國經濟發展到了今天,作為第二大經濟體要進一步提高,就不能再走傳統發展的老路,不允許也承受不了。必須要通過創新,通過創新提高我們單位經濟量或者單位的實物量的價值水平,從而來實現高質量的發展;第二,綠色,因為整個的中國經濟乃至全球的經濟都要綠色化;第三,從我們這個行業來說,我覺得是全球化。從我們中國經濟的發展來說,未來我覺得轉型僅僅是通過國內的資源是遠遠不夠的,所以需要全球化的資源配置,雙循環當然以國內循環為主。但是這個也不是說中國經濟以國內循環為主,并不是說每一個行業或者每一個企業,都是這樣,必然會有產業鏈、行業的分工,從寶武的角度來說,我們認為雙循環當中,可能我們更多的要承擔全球化的循環,所以我覺得就是創新、綠色、全球化。(來源:友愛的寶武)

                                                              地址:安徽省馬鞍山市當涂縣太白鎮工業園    法人代表:許健

                                                              電話(TEL):0555-2919724 銷售:0555-2919451 傳真:0555-2919117

                                                              Copyright2012 安徽長江鋼鐵股份有限公司    網站管理    技術支持:馬鞍山金騰軟件公司    

                                                              皖ICP備05002513號-1    公安備案號:正準備申請中

                                                              德州app